助力鄉村振興 / 促進“三農”發展

Agricultural investment

中國生豬產業集中度正在快速提升!

來源:農業行業觀察 日期:2021.01.22 閱讀:20
數據顯示,頭部豬企中,牧原股份2020年出欄目標為1750-2000萬頭,2021年出欄量將達到4000-5000萬頭;溫氏股份2020年出欄目標為1200萬頭,2021年的出欄目標為3000萬頭;正邦科技2020年出欄目標為1000萬頭,2021年出欄量將達到2500萬頭;新希望2020年出欄目標為800萬頭,2021年出欄計劃為2500萬頭。也就是說,僅牧原、正邦、溫氏、新希望4家企業加起來,2021年的生豬出欄目標就高達1.3億頭。

圖片


而據農業農村部2020年10月份監測數據顯示,我國生豬存欄量達3.87億頭,產能恢復到2017年的88%,而2020年11月份數據顯示產能已恢復到90%,生豬存欄量則已達到3.96億頭,根據全國生豬產能將決定下一年的生豬出欄量來計算,預計2021年我國生豬出欄量可達4億頭左右。以此推算,這四家頭部豬企2021年的出欄量將占比全國出欄量的32.5%,規模化集中度可見一斑。農業農村部相關人士也表示,“我國一大批高水平的規模豬場快速崛起,預計2020年生豬養殖規模化率能夠達到57%左右,比2019年提升4個百分點,大大高于常年2個百分點的速度。”


雖然目前我國生豬產能恢復較快,但這并未影響產業資本加大生豬產業投入的力度。2020年12月29日,華統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與績溪縣人民政府簽訂合作框架協議,擬在績溪投資約10億元。此外,該公司擬出資5000萬元在績溪成立全資子公司完善生豬產業鏈一體化經營模式。2020年12月30日,天康生物披露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擬定增募資不超過21億元用于仔豬繁育、生豬育肥和補流。萬科也表示,目前養豬業務已經落地,正在順利推進中。


根據養豬頭部企業的未來發展規劃,預計經過五年左右發展,到2025年左右,僅溫氏、牧原、正邦、正大、中糧、新希望、天邦、雙胞胎、德康、海大、唐人神、傲農、京基智農等13家豬企,出欄目標合計就高達2.94億頭,13家的市場占有率也將達到2025年的42%。


圖片


生豬產業集中度的提升,給生豬產業的發展帶來了深遠影響。


首先,伴隨著生豬產業集中度的提升,2021年1月8日,生豬期貨終于在大連商品交易所掛牌交易,豬企從此有了套期保值工具。眾所周知,生豬養殖產業是周期性行業,價格波動劇烈,急需生豬期貨提供套期保值。然而,相當長時間內,雖然業內呼聲不斷,但生豬期貨卻千呼萬喚難出來。原因無他,用什么作為生豬期貨交割標的,是個難題。而生豬養殖產業集中度的提升,不僅讓生豬養殖企業具有了規模效應,也讓生豬養殖邁入規范化和標準化時代,這就為生豬期貨選擇生豬活體作為交割標的創造了條件。


近日,大商所生豬期貨合約及相關實施細則正式發布,生豬活體已正式成為交割標的。之所以選擇生豬活體,據大商所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大型規模化企業養殖的生豬品種基本均為標準化程度較高的瘦肉型豬,實行品種、飼料、獸藥、技術服務、銷售五個方面統一供應和管理,實現了生豬養殖過程和出欄質量的標準化。同時,相比生豬,產業鏈其他產品如冷鮮白條豬肉(豬胴體)、分割豬肉及價格指數等目前均受我國生豬現貨實際情況影響,暫不具備上市期貨條件。因此,大商所選取生豬活體作為期貨交易標的。而在交易、交割單位設計上,大商所參照期貨市場設計習慣和生豬現貨市場特點,將生豬期貨交易單位和交割單位都設置為16噸/手,約合生豬135頭,相當于現貨貿易中主流的9.6米三層運豬車一車的運輸量。該交易和交割單位大小貼近生豬現貨貿易習慣和運輸實際,更便于養殖企業參與,可有效服務生豬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的套期保值需求。


其次,生豬養殖產業集中度的提升,也便于商業銀行對規模化養豬企業提供信貸支持,更好滿足生豬養殖企業的融資需求。盡管目前頭部豬企大多是上市公司,融資渠道較多,但銀行貸款依然是生豬養殖企業不可或缺的重要資金渠道。其實,從頭部豬企動輒幾十億元的投資規模看,要讓項目順利實施,顯然離不開銀行信貸的支持。而較之傳統的生豬散養方式,目前生豬養殖的高集中度,可以讓商業銀行更好地對接規模化養殖企業,通過推進生豬活體抵押貸款、圈舍抵押貸款等貸款品種,破解養豬企業貸款“抵押難”。


再次,生豬養殖產業集中度的提升,還便于商業銀行大力發展產業鏈融資,借助產業鏈融資,緩解產業鏈上相關企業的融資難問題。每一個大型養殖企業的上下游都云集了相當數量中小微企業,包括養豬大戶。很多小微企業或養豬大戶單純依靠自身力量,很難獲得銀行信貸支持,而有了產業鏈上核心企業的擔保和幫助,不僅銀行愿意投放貸款,小微企業和養殖大戶,也可以借此獲得所需資金,信貸資金可以由此滲透到產業鏈上的“神經末梢”或“毛細血管”中去,進而潤澤整個產業。對核心企業而言,暢通了產業鏈,緊密了上下游客戶之間的關系,對其自身發展也非常有益,對穩定生豬生產、增加養殖戶收入,特別是鞏固和拓展脫貧攻堅成果更是意義非凡。


當然,生豬養殖產業集中度的快速提升,也容易形成寡頭壟斷,甚至出現頭部豬企之間的價格“共謀”,這需要有關方面通過政策杠桿的調節,營造出既有“大樹”,也有“灌木”,更有“小草”的共生共長的良好生豬養殖生態環境。


绿色版麻将软件下载 og视讯最少下多少 广西体育彩票新11选5 北京11选五今天 广东快乐10分前三规律 在线人工时时彩计划 新疆11选5走势图带连线 体彩浙江11选5玩法介绍 澳洲幸运5开奖公告 澳洲幸运10和幸运飞艇 全天北京pk10计划四码 云南时时彩走势图表 北京5分赛车开奖历史 广东时时彩有网点吗 中国福利彩票3d单选 as真人客户端下载 平特肖怎样买才赢钱